反服贸黑箱致马江垮台

反服贸黑箱致马江垮台

以「反服贸」(海峡两岸服务贸易协议)为诉求的太阳花学运,在学生占领立法院后第六天,部分群众一度奇袭攻进行政院,警政署动员优势警力排除,过程爆发严重肢体冲突,三月学运溅血。有个满脸鲜血的学生忍不住边哭边说:「这个国家已经疯了!」

学运如野火蔓延,全台至今已有近五十个大专院校系、所发起连署罢课,民怨持续沸腾。情资显示,北京对台有应变準备,马英九也下 令提升国军海空警戒,一场政权保卫战已全面开打。

政院鬆守 被攻大惊

「什幺!行政院被学生攻占?」二十三日晚间七点三十五分,江揆接获院内通报,一度无法置信。本刊调查,由于先前为因应学运组成的府院「0318专案」会议,警政署早已回报二十三日(週日)晚间学生极可能扩大抗争,转攻其他目标,包括总统府、行政院等政经中枢,以及台北车站等交通枢纽,警方已完成警戒部署。

未料,警力调度出包,政院二十三日当晚只有不到五十名保六员警驻守,轻易遭学生攻占。

对政院失守,人在寓所的江揆震怒之余,第一时间即致电马英九,经过短暂沟通,随即取得共识,认为学生这次行动若不强力「阻断」,任由情势发展,政府将为之瘫痪,遂于晚间九点,由江揆直接下令警政署长王卓钧,全力驱离抗议群众。

北京关注 国安升级

据国安情资显示,北京对台湾此次的学运也极为关注,连日来多次商讨,并已研拟多套因应方案。对此,我方不敢轻忽对岸的动态,马总统因而下令,要求国防部提升海空警戒,以防两岸情势有变。同时,先前已提辞呈的国安局长蔡得胜,职务短期内将不可能异动,以稳住国内外的动荡局势。

党政人士指出,府院高层一直未能接受学生所提退回服贸的条件,背后其实有现实的因素考量。这位人士说,根据民调,国人对服贸正反意见呈五五波;其次,学运历经五天后,群众人数最高出现在二十二日(上週六)夜晚,警方估计有一万八千人,未如过去 洪仲丘案 、倒扁红衫军激出全民声援。党政高层据此研判,学运可能在遍地开花后,像红衫军当年一样,分散力量就灭火。不料,学生转攻占政院后,情势急转直下,马江才发觉低估学运后势可能对政局的影响,因此才急忙同意与学生对话。

反制铡王 学运抗马

但是,如何化解学生及反对群众的情绪,却因夹杂了马英九与王金平之争而无法妥善处理。本刊调查,学生团体十八日晚间九点占领立法院议场后,江揆先于晚间十点授意内政部长陈威仁,与立法院祕书长林锡山联繫,表示警政署将派警力入院驱离,林口头同意;江宜桦再于深夜十一点三十分致电立法院王金平,王也点头接受警力入院维持国会秩序,未料三波驱离行动,学生有绿营立委随护,王态度又突转要求不得动学生,府院第一时间只能先採冷处理。

党政高层指出,既然王金平也藉学运抗马,府院就暂不出手,反正学生是占领立法院,解决问题的责任最后还是会落在王的身上。

本刊调查,去年九月政争的导火线之一,就是服贸在立院受阻。王金平主张服贸必须先在委员会逐条审查,否则在院会一定会面临绿营焦土抗争。但府方认为,服贸是海峡两岸经济合作架构协议(ECFA)的一部分,本质上是行政命令,只须备查,国民党立院党团如决定备战,一定能过关,重点就是要搬开王金平这道路障。

因此,马英九才一心要将王从立法院长宝座拉下马,并展开一长串精心设计的铡王连环计。

只是,九月政争如今看来马完全落居下风,更惨的是,在学运延烧短短一个多礼拜期间,府院屋漏偏逢连夜雨,接连遭逢七大利空事件重击,使马政权濒临崩危。

第一败、王金平党籍之诉,国民党一审败诉

就在立院遭反服贸学生占领十七个小时后,台北地方法院就王金平党员资格做出一审判决,确认王的国民党党籍存在。

知情人士透露,官司宣判当天,刚好是週三国民党中常会。由于马王去年九月政争后已撕破脸,不曾通过任何电话,因此会后有多位亲王派中常委,建议马英九主动致电王金平「破冰」和解,但马未置可否。

党政人士指出,马英九认为如政党不能开除任何人,以后国民党将毫无党纪可言,律师团将会上诉。但因学运未了,此时急提上诉恐遭外界批评,所以上诉时机将延至学运问题解决后。

第二败、马召集院际协调,王不甩马

为化解国会遭学生占领危机,总统府二十日晚间宣布马英九将行使宪法四十四条院际调解权,召集行政、立法院际协调会议,排定隔天上午十一点十五分举行。府方高层透露,马英九前一晚拨电话给王金平时,久未接到马电话的王还吓了一跳,当时也口头允诺参加,但前提是国民党祕书长曾永权也应一併出席。

知情人士说,王金平在接到马电话后,就要立院副祕书长周万来等幕僚,研究院际调解权是否适用。但党籍案宣判后,王已立于不败之地,幕僚建议王:「与马、江在毫无互信基础下入府协商,未来国民党若不提党籍上诉,恐怕会让外界解读成双方是交换条件。」

但府方透露,一直到二十一日上午十点半,王才致电总统府祕书长杨进添,表示将派司机送信到府。信中向马说明,服贸是立院朝野党团争议,非属院际争议,所以不便出席。

第三败、不甩通牒,马失先机

二十一日,在学运準备公布下一阶段抗争主轴时,司法院大法官会议作成释字第七一八号解释,认为集游法「许可制」中「紧急性及偶发性集会游行的许可案」违反宪法比例原则,不符保障集会自由意旨而违宪。这起释宪案起于二○○八年中国海协会会长陈云林来台,遭民众示威,台大社会系助理教授李明璁等人与「野草莓学生」遭警方强制驱离后,经台北地检署以违反集游法起诉。

释宪案出炉,表示集游法中关于户外集会游行须採「许可制」的规定,应于解释公布一年内失效,虽然不溯及既往,但已足够让在立院周边临时起义抗争的学生,取得法理上的正当性。

第五败、黄世铭洩密有罪,马再被打脸

巧合的是,二十一日下午四点,引爆「九月政争」的检察总长黄世铭洩密案,也被地院判决有罪,黄世铭随后黯然宣布辞职。一名国民党立委说,马、江二人都是黄世铭洩密案的重要关係人,司法体系判黄有罪,无疑对马、江再补上重重一拳。

第六败、江宜桦赴学运现场,遭学生打枪

进占立院第五天,江宜桦终于亲上火线,试图与占领立院的学生对话,因江不愿承诺学生退回服贸及通过「两岸协议监督条例」二大诉求,十五分钟后就被轰走。临走前,江宜桦还语带威胁地对学生说,「立法院不是你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的地方」,呼吁学生赶快离开,结果引起更多民众反感。

第七败、马记者会跳针,反激怒学生

马英九于二十三日召开中外记者会,指学生违法佔领立院议场,更表达拒绝撤回服贸协议的立场,再次激起学生怒火。

党政高层人士坦言,王金平的党籍案胜诉和黄世铭被判有罪,加上手握服贸审查的协商大权,再配合学运的反马势力,的确让王金平抗马的声势大涨;在这次应变学运的过程中,府方看得出来王有意挟这些优势,逼迫马放弃官司上诉。

你可能喜欢的: